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
  第二十五章:危险的婚姻

  九、

  “你想得到的。”陈宏卖关道。

  “我又不是神仙,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回道。

  “我都想得到,你怎会想不到。”陈宏笑着继续卖关到。

  “是端了它吗?”我边说边做个切的手势。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做到将那家伙引到别的赌场去赌不留瑕疵。”陈宏点了点头道。

  端掉赌场不是没想过,只是一直下不了决心。“使手脚端掉它,好像有点无义。”我说道。

  “赌场害人不浅,端掉它是为民除害,没有什么不义的,谁都做不到没有一点无义的时候。”陈宏正义似又歪理地道。

  “赌场不是什么好东西,端掉它还说得过去,但那么多赌徒受损失,良心过于不去。”我说道。

  “这个没什么的,那些赌徒带去的那点钱迟早都是输掉,罚款赌场负责给,他们最多就是蹲一个晚上,叫警察抓他们是在挽救他们,说不定他们出来后不赌了。”陈宏安慰道。

  “赌场会不会不给回罚款赌客呢?”我问道,尽管这个问题不应该我问陈宏的,可还是忍不住问。

  “不会的,赌场食言,场主事后再开场谁还去他那里赌。”陈宏回道。

  江湖有义又无情,如果没有一点的无情,那你就不是江湖人,你是神而不是人。千局到此无望的地步,想不走这步棋也不行了。

  “不知场主与公安的关系怎样?如果场子有公安的人罩着,报也没用,赌场换地方接着赌,或停一段时间换地方赌。”我说道。

  “从场子三四天就换地方赌来看,场子应该没有派出所的人罩着,如果有派出所的人罩着,场子不应该换得那么频繁,离开某个派出所的管辖区域,但场子经营跨辖区。场子午饭后开始赌,那家伙都是晚上九点左右才到赌场,下午举报就行。”陈宏回道。

  “要举报,向分局举报,那样稳点。”我回道。

  “可以。”陈宏回道。

  “外面肯定有望风的,要提防外面报信警察扑空。”我说道。

  “赌场基本上都是开在酒店,找准他们在酒店开的时候报,酒店人来人往,拿下没问题的。”陈宏道。

  “地址要报准才行,如果赌场移了地方,警察扑空,再报,警察不鸟了就麻烦了。”我说道。

  “赌场转移地方,十一点左右就会给信息我们的,不给信息就证明还在老地方赌,不会扑空的。”陈宏回道。

  “会不会地方不换,换房间呢?”我问道。

  “没遇过换房间的情况,应该不会出现这个情况,如果场主感觉不安全,直接就换地方了。”陈宏分析道。

  “报的时候,跟警察说赌场开到下午六点,这样警察就会六点前行动。”我说道。

  “知道。”陈宏回道。

  “现在那家伙输了多少钱了?”我问道。

  “输了三十二三万左右。”陈宏回道。

  “三十二三万,少了点,现在端万一那家伙不追赌就麻烦了,等他输到五十万左右再报,那样稳点。”我对陈宏道。

  “万一他赢回来不赌了呢?”陈宏担心道。

  “不会的,有几个人赌博赢钱不赌的?输钱皆因赢钱起,赢了,他更想赌。”我回道。

  有了机会干,怎么干就罢上了台面。自己设个假场子,技术上的发挥无疑是最好的,但太多人参与千局的运作,千局潜在很大的泄露风险。

  第二条就是把那家伙引到赌场去赌,这个方法的好处是将那家伙熔入到赌徒中去千,少了太多人配合留下痕迹这一环节,千局泄露的风险也会大大减少。这一条方法有两种操作,第一种是引那家伙到场子去千,但不告诉开场的人,这个方案非常好,但要看天时地利人和。第二种是与开场的人合作,但这个操作面临利润分成的问题。

  经过比较,我感觉第二条方案的第二种比较好。因为这个城市我落脚还不到一年,这里不是我的真正大本营,我无法找到那么多可以信赖的人配合我做事,而太多不是很好的人参与,千局很容易泄露出去,与你不是铁杆兄弟,帮你自然是看钱的份上了,拿少了心不甘人之常情,分分钟会出现向那家伙通报的情况。另外,这么多人演戏,十几二十天要做到不留下演戏的痕迹太难了,所以第一条方案难以执行。

  第二条方案的第一种虽然好,但缺少人和:陈宏与开场的人不熟悉,无法带那个家伙进场子,时间紧,没有时间为陈宏进场好好铺垫了。

  第二条方案的第二条的好处是:只有开场的人知道千局,千局泄露给那家伙的可能性少,场子的赌客都是真赌客,不会出现表演不到位出现千局爆局的现象。但这个方案要与开场子的人关系非常铁才行,要知道,千局是在没几个人不看重钱财的江湖,这么大数额的千局,关系不够铁,低于五成的分成,对方肯合作的可能性极小,而对方拿的成数太多,要达到我帮到怡怡的目的,风险会数倍增加,杀多对方一倍的钱,现场的操作,事后的善后难度,可不是对等増加一倍的。但在这个城市,我没有真正的好兄弟开赌场,这让第二种方案陷入了无解的死胡同。烟一支接一支抽了两包多,咖啡喝了十几杯,反复思考也没找到解决这三种方案中的瑕疵的方法,也没能决定采取那一种方案。失望往往蕴藏着胜利,天亮前终于拿出了:剑走偏锋的方案。不容有失的千局不一定要与铁杆兄弟合作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