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作者:赌神决胜千里 回复日期:2011-01-23 10:56:45 
  
    前面润兄写道 在21点和百家乐上要赢取赌场不是靠计算,而是靠注码的调节和赌法的运用。 卑职觉得不然 规则一定 任何赌法和注码变化都是没有用的 只要时间够长 都是输 所谓的好路烂路只有出来了以后才知道是好路烂路 在公平的前提下 谁也无法预测下一手出庄或者是闲。 你们在赌场砸铁的时间太长 你们出千的次数太少 砸铁时候太长的劣势几乎可以抵消了出千赢的那点优势 赢的过于艰难 出于安全考虑这个工程做的大点 安排够周密的 即便这样 志林忽然被请去谈话 把润兄惊坏了哈 可想天天顶着这么大的压力 去搞事 就像随时可能跌下去的悬崖 害怕忽然后面出来一只手把你按住搜身 那就完犊子了 有些不确定的因素是很难预料的 危险随时发生 润兄有惊无险 心头卸下了千金重担 必定很爽 。
     在场子上搞事赢钱和砸铁赢钱心态是不一样的 搞事首先就心虚 所以要装的跟砸铁赢钱的表现一样 若是砸铁赢钱 赢多少都不惧的 呵呵
  ---------------------------------------------------------------
  赌神决胜千里,你好,单看你的网名,我就知道你的问题不简单,兄弟有言在先对赌不是万能的呀!
  
  规则一定 任何赌法和注码变化都是没有用的 只要时间够长 都是输:千里兄,这一条我不同意,一天能赢,为什么两天就不能赢呢?第一天难道赌场就不抽水了吗,第二天的规则难道又变了吗?其实说长赌必输,主要是讲赌徒在赌场赌局的心态会产生变化,导致必赢的结局,赌徒去赌钱无非就是去赢钱,双方各百份之五十的机会,你不可能手手牌都是赌一万元吧!那意味着你不输不赢(但亏水钱),所以不到你心理不变化,赌场主要占的就是这个优势,赌场其它的优势书中有写到,其实说到优势,赌客在某些方面是占有优势的,他可以暂时不赌,根据前面的输赢比例,调整后面注码的大小,只是这种优势不大,与赌徒的心态无法相抗衡而已。技术上的事,以后有机会见面,可以向兄弟你解剖。
  
  千里兄,你说的好路烂路出了才知道,这一点不错,但好路有长有短,设定它出到一定程度就开赌,输赢肯定不大,不信你试试看。
  
  在公平的前提下 谁也无法预测下一手出庄或者是闲:这一条和我的想法一样,我从来就没想过下注的那手牌一定赢,我只知道双方大约都是百份之五十的机会,我靠的是在百份之五十的基础上运用注码的大小去赢钱。
  
  你们在赌场砸铁的时间太长:我后期的改进就是为了减少砸铁,五靴牌你按我说的方法去试试看,看它能输多少?人是活的,在自己人那里赢钱的次数有时会多几次,有时一次都不用在自已人那里赢,什么原因你应该知道吧!
  

  我转了几张赌台,找了一张能看到赌场办公室门口的赌台站着钓鱼,用眼角偷偷看着赌场办公室的门口,经过志霖的那一次事,这次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大潮是老油条,赌场没根没据是吓不到他的,何况赌场不小,打开门做生意,也不太可能做什么下三烂的手脚,否则还有什么人敢去他那里赌?
  
   三十分钟左右,只见大潮走出来向洗手间走去,出来后经过我这张赌台的对面,停了一下,故意伸头看了一下赌台,拿眼角扫了我一眼,看到我看到他了,径直向赌场大门的方向走去。
  
   我在这张赌台钓了十几分钟的鱼,又在别的赌台转了转见小玲那张赌台没人赌,就走去她那张赌台座在她身边叫她开台,小玲问我:“老板今晚赢了多少?”
  
   我说:“今晚手气很黑输了十几万。”
  
   监台小姐笑着说:“我们又没叫你给小费,你不用一来就向我们诉苦的。”
  
   我说:“骗你们又没饭吃,几手牌输的,越输越买大,总想一手赢回前面输掉的几手,谁知注码越大手气越黑,”
  
   监台说:“你这样赌是不行的,很多赌客就是这样赌一下就死掉了。”
  
   我开玩笑对小玲说:“发点好牌给我,我赢了钱给点小费你们。”
  
   小玲回话道:“好呀!赢了记得给小费呀!”
  
   这个千局的中后期,我等荷手洗牌时都会跟荷手,赔码、监台聊一下天,照牌时跟英子、小玲、小敏、明亮他们也会聊一下。老坐着等荷手洗牌,又不哼声,没事都会坐出事来。在英子这张台赌完后,隔了一靴牌,我到明亮那张台赌了十几手牌就回酒店了。
  
  14、功成身退
  
   回到酒店,我问世界仔:“大潮那边怎么样?”
  
   世界仔回话说:“像志霖一样旅程结束了,但赌场今晚没给钱大潮。”
  
   我问世界仔:“赌场明天什么时候给钱大潮呢?”
  
   世界仔说:“赌场叫大潮明天早上十点左右去赌场结数,我想让大潮叫赌场把钱汇进他的账号上算了,那样好看点,也安全,你看怎样?”
  
   我说:“就按你说的去办,现在谈谈怎么撤吧?”
  
   世界仔说:“明天先叫志霖和元寿回去,大潮收完钱后也跟着走,我和你、阿辉三个人第二批走,明亮、小敏、英子、小玲四个人最后走,你看怎样?”
  
   我说:“顺序是没错,但具体怎么撤,也得安排一下才行,明亮、小敏、英子、小玲四人的住址赌场是有登记的,撤得不好是有手尾的。”
  
   世界仔说:“你拿个方案出来吧!”
  
   我说:“你、我、阿辉平时赌得不大,赌场里像我们这样的赌客千千万,赌场平时是不会太留意我们三个人的,志霖、大潮是到处赢钱的,并且我们两伙人也不可能配合起来就出得了千,赌场每天都有许多新人进来旧人离开,赌场是不会往我们是一伙人这方面想的。六七天后让阿辉元寿先走,我们半个月后走就行了。关健是明亮他们四个人,他们进赌场不久,如果赢钱的志霖、大潮刚消失,他们四个人就辞职不干了,赌场有可能会感觉有蹊跷,再仔细推敲就可能醒悟过来,这东西就像鸡蛋一样,没缝苍蝇也不会去叮,有缝了苍蝇就会嗡嗡来。”
  
   世界仔说:“这么说,明亮他们不是要很长时间才能撤出来?”
  
   我说:“那也没办法,急了,会岀事的。”
  
   世界仔问:“那明亮他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撤出来呢?”
  
   我说:“至少也得四个月以上。”
  
   世界仔说,“四个月足够了。”
  
   我说:“时间只是时间而己,怎么撤?才是关健。”
  
   世界仔说:“四个月时间赌场会有很多人辞职的,明亮他们这段时间走完是没问题的,就让他们个把月撤一个就算了。”
  
   我说:“一个月一个人,太整齐了,不行,不行。”
  
   世界仔说:“赌场也不知明亮、小敏、英子、小玲四个人是一伙的,怕什么?”
  
   我说:“怕什么?怕睡觉不香啰,别人不做贼,走了自然不心虚,谁叫你我是赌贼,像别人一样走,睡觉能舒服吗?”
  
   世界仔想了一下说:“咱们让明亮再干多一个月左右就辞职去别的赌场干,再过二十来天又让小敏辞工去别的赌场干,然后过十天左右再让英子走,小玲再隔二十天左右最后走,去到别的赌场后,也按这个顺序撤出来就行了,你看如何?”
  
   我说:“这主意不错,英子、小玲两个是女的,先让她们撤吧,第一个让英子到别的赌场去,第二个是小敏,第三个是明亮,第四个是小玲,小玲辞职后转两天直接回家就行了,也不需画蛇添足,个个都去别的赌场上班的,只是明亮他们这么辛苦,我们要从公数里给点报酬他们才行。”
  
   世界仔说:“那每人每个月给三万元他们,不足一个月按一个月给,你看行不行?”
  
   我说:“明亮最后走,最后只剩他一个人的那个月另给多他三万元吧!,他一个人心里挺孤独的。”
  
   第二年的三月份,我去某赌场砸铁。听赌场里的人说,赌场被老千用这种手段千了两千多万,但失手了,赌场只抓了几个荷手,主谋却跑了。我一直怀疑是世界仔干的,但打电话问他他却极力否认。不过这次的千局,应该有赌场内部的高层参与其中,如果没有人给主谋通风报信,主谋是很难跑掉的。从此知道这种千术的赌场洗牌时都不再设弹着洗牌这一步骤了,洗牌时都不允许把牌翘起来洗了,至少它不敢在最后一次的洗牌上这样洗。
  
   某国赌场之行可以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赌博,赌赢了一切平安,赌输了,谁也不敢想象有什么后果发生,何况最坏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整个千局前后所花的脑力也是我做枪手以来最多的一次,它涉及技术、进场、配合、防范、伪装、退场、注码的调整等等,后面的调整一直层出不穷。其中注码的大小赢钱的方法,调整得最为频繁,有时赢钱是按几天计的,早两天故意输得一塌糊涂,后几天装着艰难地赢回来,然后赢他几天钱,再重新设计赢钱的方案,有时磨它一个星期,基本不输不赢,用以迷惑赌场,然后再赢他几场。我和世界仔都充分认识到,任何急于冒进的举措,都有可能给我们酿成灭顶之灾。
  
   千局,不像常人和普通老千想象的那么简单,拿着设备或练好一点技术,见到场子上去“咔嚓”做事就行了,他需要很细致的谋划,完美的配合才行。一个好的千局要求做到,台面上给你看的,你一定看不懂,不想让你看到的,你一定看不到。
  
  特别说明:本篇里所述的赌法,只是赌场里赌客经常使用的赌法而已,它对赌博的赢利是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的,请读者切莫模仿用于赌博,否则,全部身家断送进赌场是必然的。你想,赌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进去博杀,如果赌场里的钱这么好赢,那全世界的赌场岂不是都关门了?须知有很多地方的财政支柱是来自本地的赌场的,我还没见过有赌场被赌客赢倒闭的,赌客输破产的,我倒见过不计其数,请读者明辨切记,勿试!
  
  名词解释:
  博:补、增。
  削牌、削掉:去掉。
  博牌:补牌、增牌。
  牌靴:用来装牌、发牌的牌盒。
  赔码:在赌场里专门赔钱、收钱的工作人员。
  监台:在赌场里负责看着赌台的工作人员。监台主要负责看赔码有没有收、赔错钱,荷手发牌、补牌有没有错等等。
  每靴牌、一靴牌:准备用于赌博的八副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