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水鱼李不太想洗牌,志伟、卫国赌得小也不太敢洗牌。因为赌场上赌得小的人如果洗牌下大注的输了,洗牌的小赌客往往会挨骂。我抓住他们三人的特点,这手牌给水鱼李检了个一点牌,给湛宏检了一个密实,给我检了个两点牌,然后在检好的牌上加了四张费牌。
  
   这个场虽好啃,但我不想用检牌来做,检牌这种千术虽然安全,但懂的人很多,在场上使用很容易造成不可挽回的结局。检牌只适合那些不懂什么千术的人使用,高手一般是很少使用的,原因是老千不容易判断出对方懂不懂检牌,所以老千使用检牌的招数去做事,是十分危险的,这种危险不是指安全,而是指身份的暴露上。由于不好判断对方懂不懂检牌,使用时只能听天由命了,对方不懂一切如意,对方懂身份即刻暴露,身份一旦暴露,再转换什么招数都没用了,对方就是看不出你转换后的招数,你一赢钱他不跟你赌,你什么办法都没有,所以我极少用检牌去杀猪,只是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才偶尔用一下。刚才场上水鱼李、志伟、卫国都在讲话没看桌上的牌,所以我才检了这手牌。
  
   洗完牌,我把牌放在桌上笑着说:“谁想赢钱就洗牌,不洗我来三公你们可不要后悔啊!” 说罢,左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尾指微徵分开伸直,大拇指紧挨着食指,把手掌轻放在桌上。
  
   湛宏看到我的提示,伸手拿掉牌面上的三张牌,嘴里叫道:“行了,发牌,” 话音刚落,伸手又拿多一张道:“拿多一张。” 湛宏不懂洗牌,所以事前教了他拿牌的方法。
  
   春城对湛宏笑着说:“黎先生,你要拿就拿多几张啊,只拿四张,死死(四的谐音)声的,意头不好啊。” 几人听了笑了起来。
  
   牌一发完,我拿起牌看了一下把牌丢在桌上故意对春城说:“两点牌,可能输通给他们了。”
  
   水鱼李把牌放在桌上说:“两点牌也赢了我。”
  
   湛宏随后把牌打开说:“唉!不动他们的牌还好,动了,来了个密实。”
  
   水鱼李对湛宏说:“输赢说运气,那关什么洗不洗牌的事,你不拿牌说不定我们还赢。”
  
   阿聪、志伟、卫国都赢了。
  
   等阿聪收完钱湛宏对阿聪说:“借多十万给我。”
  
   等我洗好了牌,湛宏一把将十万元全押了上去:“连输了四手牌了,我不信这一手牌还不赢。” 其他几人都买回原注,赌博进入状态,注码往回缩的现象就会少很多。
  
   这手牌我将大牌送给了卫国。水鱼李来了个8点,我只好配个9点出来盖着他,这样连阿聪也给灭了。原本的打算是如果阿聪的牌大过水鱼李,我就配个刚刚盖过水鱼李的点数让阿聪赢,当然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也得看看我手上的五张牌能不能配出才行。但现在水鱼李的牌比阿聪大,所以算盘也就打不响了。湛宏、志伟也输给了我。卫国是三公赢了我。
  
   我做庄的目标是做满十手庄,把水鱼李的注码钓到五万元。下一个庄是阿聪,他会按计划不做庄,这样又轮到了水鱼李做庄了,那时我按他跟我赌的注码去跟他赌就顺理成章了,五万元一手牌,用不了几下,他就会陷进三四十万。
  
   春城收赔完钱,湛宏挠头自语道:“手气好差呀!连输了五手牌。” 说罢,对水鱼李说:“李哥,借二十万给我。”
  
   湛宏拿到钱装着有点犹豫的样子不下钱。水鱼李下了六万。阿聪下了5万。
  
   湛宏说:“算了,不追注了。” 说完下了十万。
  
   赌了八手牌,水鱼李输了十万五千元,给他赢回这手牌,他还输四万五千元,我估计他赢回这手牌注码不会往回缩,因为赌博都有赢钱的心理,他下四万,赢了他总数还输五千,下五万,赢了回本只赢五千,五千对于他这样的老板来说,不是钱,桌上摆得好好的六万他拿回一万的可能性不大。
  
   这手牌我配了个一点出来通输了。湛宏边收钱边懊恼地对阿聪说:“唉!这手牌不追注可惜了,心怕,赌不了钱。”
  
   阿聪说:“是得看准了就下大注博一下才行,犹犹豫豫该赢的赢不到,不该输的就输,我不是跟你一样错失了良机。”
  
   湛宏说:“不管他了,继续买十万。”
  
   阿聪:“我也买回五万。” 两人一问一答实则是说给水鱼李听,买吧!缩什么注。
  
   水鱼李听了湛宏和阿聪两人的话说:“好!我也买回六万。”
  
   这手牌我让阿聪赢了,我开个8点杀了湛宏、水鱼李和卫国,志伟9点赢了我。
  
   收赔完钱春诚说:“够十手牌了,换庄了。”
  
   湛宏装着有点输兴了的样子说:“做多一手嘛!” 说着 ,将十万元往桌前推了推。湛宏把钱都推出去了,谁还敢不让我和春城继续庄。
  
   水鱼李随湛宏下了八万。阿聪下了四万。
  
   这手牌我给志伟赢了,其他四人都输给了我。
  
   这个时候怎么杀都是无所谓的,因为湛宏在黑道上有名气,水鱼李和志伟、卫国是不会把我和春城往老千上想的,‘谁敢在老虎头上拔胡须呀!’现在湛宏输了二十多万,谁也不敢提出不赌去夜总会玩的话,刚才湛宏要我和春城赌多一手牌的目的就在于此。此时的水鱼李如同身在起飞了的飞机上,想下来也下不了了,
  
   春城收赔完钱,我把牌洗好往桌中一放:“到你们做庄了。”
  
   志伟摇了一下手说:“我不做庄,聪哥你做吧!”
  
   阿聪话中含提示地说:“我不做,做闲家自由点,想买大就买大,想买小就买小,李哥你做吧!。”
  
   水鱼李输了十多万给我们,开始有点上火了,可能有点担心他做庄,我和春城赌得不大,就对春城和我说:“徐老板、李老板你们继继做庄吧!”
  
   湛宏也咐合着说:“徐老板、李老板你们继续做吧。”
  
   春城对水鱼李说:“李老板你做十手庄,下次轮到我们做庄,你们如果不想做,我们做长庄。”
  
   水鱼李听了说:“那我做十手就给你们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