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第二部:人生的转折
  
  第十三章:叛逆的成长
  
  1.童年的记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作为一个在赌场上混的人,我的童年是在叛逆中度过的。
  
   我出生在南方城市的一个农场,我爸妈是1953年从另一个城市来参加农场建设的。我爸一直都做着芝麻绿豆大的干部,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去了另一个连队做干部。我和我妈、我姐、我弟住在另一个连队。
  
   从小我就十分调皮好动,五六岁的时候,我天天带着本连队的一帮小兄弟,上山采野果、挖地龙、下河抓鱼摸虾,并且三天两头地领着他们跟附近连队的小孩打架。我妈见我到处惹事,常教训我。有时候我惹了事怕挨打,不敢回家睡觉,就钻进连队堆放干稻杆的房子里过夜。天气冷的时候,我就睡在连队饭堂烧火做饭的火灶口上,白天柴火燃烧的灰烬,到了晚上还有余温。那些余温,伴我度过了无数个提心吊胆的夜晚。但也正因为这样的磨练,无形中培养了我独自面对黑暗的胆量。
  
   儿时的打架基本是双方隔着几十米互相掷小石头砸对方,经常有被小石头砸破头皮的。
  
   依然记得有一次,我们和对方开始了“战争”,中午休息的时候,对方有一个人投诚过来,我们心里非常高兴,就煮红薯和端香蕉款待他。当时我们以为,是我们的勇敢感染了那个“弃暗投明”的小伙伴。局势的转变,让我们对于下午即将开始的一战,信心百倍。
  
   下午,“战争”准时打响了。两军对垒,勇者胜。对方果然不敌我们的势气。节节败退。
  
   但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就在我们要乘胜追击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我们怎么也无法预料的事情。
  
   当时的我正兴奋地举着石块高喊“冲啊!”,可是背后却突然被一个小石块砸中了。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投诚的那个小子在背后捣的鬼。更可恨的是,他的脸上还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本已退败的对方,卷土重来,向我们冲杀了过来。
  
   这个戏剧性的改变,使我们本有的优势已荡然无存。我们被对方前后夹击,狼狈而逃。那一战,是我记忆中输得最惨的一次。
  
   对方撤走后,我们回来一看,煮红薯的锅和吃东西的碗、碟全被砸烂了,气得我们大骂那小子不止。直到现在我也弄不明白,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用假叛变的招数。
  
   我的整个童年在与小兄弟的玩耍之间慢慢地溜走了,而某些记忆却永远无法磨灭的。
  
  2.小学的叛逆
  
   转眼我就上学了。开学的那天,爸妈抽空陪我去学校,路上他们不断叮嘱我,在学校要好好学习,千万不要打架闹事,要听老师的话,为爸妈争光等一大堆如此之类的话。
  
   一下子接触到这么多不认识的同龄人,我觉得特别开心,一切都是新鲜的,整个人感觉学校就像个欢乐的家园,好玩极了!领到新书后,我见有的同学用旧报纸把书的封面包得好漂亮,回到家我也用旧报纸按同学教我的方法,把书的封面和封底小心地包装好。第一个学期里,我学得非常认真,考试成绩基本在97分以上。爸妈很高兴,逢人就说我在学校有出息了,懂事变乖了。记得有次我把数学得了100分、语文得了97分的成绩单拿回给我妈看,她长期劳累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那笑脸,是那么温暖。
  
   可是好景不长,第二个学期开学不久,我调皮好动的本性又出来了,上课时常搞小动作,跟邻桌的同学讲话。老师批评我,我不听、也不怕,照样我行我素,老师经常被气得对着我大叫:“你不听课、不学习,就请你出去,不要影响别的同学学习。”
  
   我的语文老师是个小个的女老师。有一次,她在上课,我照样在下面搞小动作、跟同学讲话。女老师忍无可忍,走到我身边对着我大吼:“你出去!你自己不学习,不要在这里影响别的同学。”这时,邻桌的同学已不敢再出声了,但我没理会她,继续对着邻桌的同学吱吱喳喳讲个不停。老师见我顽性不改,火冒三丈,拉着我的手就往门口拉。我死命往下蹲,用另一只手拼命打老师的手,双脚乱踢乱蹬。老师的个子小、力气小,见拉不动我还被我打,气得脸青青的走出教室去找校长了。
  
   我知道坏了。校长是个很严肃的人,平时也没见他笑过,我一直十分怕他。但事已至此,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等待惩罚的到来。
  
   不一会儿,女老师带着校长来到我身边。校长二话没说,一把抱起我就往外走,任我四肢乱抓乱踢也没用。出了教室他把我往地下一放,接着就对着我大声吼道:“我还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教不听,说不听,你自己不学习也就算了,还要影响别人学习。”教室里的同学都跑到窗口看我。我头一热,从地上抓起两把沙子,冲进教室站在讲台上大叫:“不让我读书大家也别想读。”话音未落,双手的两把沙子对着下边的同学就洒去,然后跑出教室走了。
  
   祸事惹大了。晚上,我爸从另外的连队回来,校长和老师也来到我家。我见情况不妙,想拔腿走人,被我爸叫住了,只得硬着头皮坐下来。老师和校长把白天的情况和我近来的表现一一讲给我爸妈听,气得我爸拿起棍子就要打我,老师和校长忙拉着他不让打。
  
   我爸见老师和校长不让打,就指着我像雷公打雷一样大骂:“经常叫你要认真学习、尊重老师、团结同学,你为什么就是不听?”我妈哭着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像别的同学一样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呢?”这边骂、那边哭,老师和校长不停地安慰我爸妈,说孩子还小,还不懂事,要慢慢教育,慢慢引导,不能动不动就打骂。然后老师又轻声细语地教育了我一番,让我好好听爸妈的话,以后要好好学习,争取做个好学生。校长也很客气地应和着教育我。本来我见到老师和校长来我家告状,害得我爸妈又骂又哭的,还叫喊着要打我,心里对他们俩个火得不得了。可是现在见他们却不停地为我讲好话,我的心里又有些内疚起来,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更是愧对父母。
  
   那次风波以后,我就很少在课堂上搞小动作和骚扰同学了,有时偶尔调皮,只要老师一说我就停止了。改好了一个毛病,不久之后我的另一个毛病却又露了出来,就是上课听不进老师讲的课,放学后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玩小时候玩的老一套,拉上几个同学去小河溪抓鱼摸虾。到了周末就更加无法无天,什么调皮事都干,上山采野果,打小鸟,掏鸟窝,捉蛇,烧马蜂窝。别人不敢干的事,于我而言,只是平常。有时,我们见了连队的甘庶、香蕉、花生、木薯能吃的都会搞上一把。那时我们偷红薯比较多,红薯挖好后,就在树林边的地头上挖个小土窝,然后拿土块在小土窝上建个小泥屋,那小泥屋也像火灶一样有个烧火的口,我们拾来木柴把小泥屋烧得通红,然后把火炭扒出来,把红薯放进小屋,再把通红的小泥屋弄倒压在红薯上,用木棍把泥土打碎,过了三十分钟左右,等红热的泥土把红薯烤熟了,然后把盖着红薯的泥土扒掉,就能吃到香喷喷的红薯了。这样烤熟的红薯特别好吃,特别香。捉鱼摸虾就更好玩了,我们拿着水桶、锄头去察看小溪,感觉哪里鱼虾多就用锄头挖土起坝截断上游,就象三峡截流一样。不久,下面的水就基本流干了,如果还有一点水没干,就用水桶勺干它,然后就可以下河去捉鱼摸虾了。
  
   由于上课没认真听课,加上放学后也没自学过,所以成绩基本都是中下水平,特别是数学,更是一窍不通。
  
   就这样一晃几年过去了,小学就读完了。那时没有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也不明白老师对我的苦心。如今想来,没有读好书是我人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长大后,我一直对老师和有知识的人深怀敬意,羡慕大学里的天之骄子。常常都会找机会去大学校园里走走,感受一下大学里的氛围。没有经历过大学生活,人生就不会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