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zdfang83
  gavinii
  yolanddd
  金龙献瑞
  ldyinyan
  wsbkz
  flying0627
  柠檬雨伞
  领导的避孕套
  熠熠生辉2009
  bbe526
  panda_panda
  特种兵阿姆
  aliangcat
  tevid
  水手swell
  御前带石专侍卫
  ft2387305
  宝轩龙
  青面狼
  纯粹围观o
  
  各位好,祝你们兔年万事如意,事业有成,幸福平安。
  
  

  肖恩康纳利2008 , 大漠孤烟直又直 ,广州穷鬼2013,金卡_VIP先生,时间流逝2011, 又到十年河西 , aluminum333,chenpipi2008, 有始无终DD, 静夜思夜静, 纯粹围观o, 天呀色曲, 特种兵阿姆,秋风拂绿叶,suxe3000, 裕满天下,安娜丽斯, liu3water, 不借马钱, D调狂人, ys8188, lutcm, 别疯爷投降呀,jjp44, 茶礼不让,水的空天, 炒皮蛋, 湖凯尔, 揭迷, 叶鹰,
  
  各位好,祝你们二日五日快乐

  我将情况跟他们一说,没想到他们一致同意帮我,我的心一下拨开云雾见月明,轻松了起来。阿静他们给我分析了一下情况:他们距离我这里远,远水救不了近火,要保我就只能住下来,但要长期保我有点难。洪哥的镇距离我这里不太远,他的势力可以压住他们镇的人上我这里搞事。县城有三帮大哥,其中一帮跟他们是死党,另外两帮也认识,只是不是十分熟,但动用县城的朋友去跟他们打招呼,让他们不插手这件事应该没问题。另外几个镇的大哥跟克手是兄弟,那无赖是没办法从这些镇调人马过来的,我的镇上没有什么狠角色,所以不用担心,要防就防这附近的村村寨寨。这样看来,从外围调人马我是不会输的,但附近叫人我就明显处于下风,毕竟那无赖的村子就离我的饭店两公里左右。
  
   另外,农场附近有两条村子各有两三千人,这两条村的烂仔对我一直都是不怀好意的。因为我平时见他们经常欺负农场人,很讨厌他们。平时见了他们我虽不得罪他们一叮点,但也很少跟他们说话。他们欺负惯了农场人,见我不怎么理他们,心里不爽,所以对我产生了敌意。最近这帮土霸王经常在那无赖的饭店进进出出,我估计他们是蛇鼠一窝的人,可能在商量一起对付我。
  我把这些情况跟克手他们说了一下,大家都觉得县城没什么问题,附近几个镇也没有什么问题,要出问题应该就是那两条村的人。这些土霸王只是一帮在农场附近搞事的人,跟县城和附近镇上的大哥没关系,克手和洪哥及他们的朋友也不认识这些土霸王,所以没法劝他们不插手这件事。看来只有以远打近了,我在睡房里加多了几张床,克手他们就住了下来。
  
   那无赖知道我叫了人来,可能告诉了他弟弟,所以他弟弟没下来,他也老实了一段时间。克手他们在我店里住了十几天没见动静,见我招待他们花费大,就准备回去了,并说这里如果有什么问题,马上叫人过去告诉他们,他们会第一时间赶过来。我再三挽留,希望他们住久一点。他们却开玩笑地说住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是怕把我的饭店吃垮了。我拗不过他们,只好由他们回去。
  
   我问阿达:“你回去有没有事做?”
  
   阿达摇摇头说:“没有。”
  
   我说:“你回去也是玩,在这里也是玩,要真没事就在我这里玩上一段时间再走,反正你回去也没什么事做。”牛仔见阿达留下也说留下来,那时我认为那无赖可能不敢来惹我了,叫阿达留下来并不是为了防无赖搞事,只是见阿达暂时没有工作,有点同情他的处境,想管他一段时间的吃住,尽尽朋友之情。
  
   克手他们走后不久,其中一条村的土霸王,不时进我的饭店东瞧西看,看完了又回那无赖的饭店。阿达一看那伙人过来,就瞪着眼睛看着他们,也没跟他们说一句话,牛仔就说,“不用怕他们,他们算老几?”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每天起床就插一把菜刀在身上,到晚上睡觉时才放下来,阿达袖口里也整天塞着一把长刀。没几天,那无赖的弟弟带了几个人下来,叫阿达和牛仔过去吃饭,我十分担心阿达和牛仔的安全,什么也没敢做,竖起耳朵听那边的动静,如果那边有打斗声,我就拿刀冲过去。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阿达和牛仔平安回来了,我才放下心来。
  
   我问阿达,“他们跟你们都讲了些什么?”
  
   阿达说:“那个老板的弟弟叫我不要插手这件事,说大家都是本地人,不应该帮外地人打本地人,我对他们说,人家做生意又没惹你们,你们不该去搞人家的饭店,我嘴上也没说帮你还是不帮你,吃完饭就回来了。”
  
   牛仔说:“他妈的,他弟弟讲话装大佬,我算认识他了,以后去县城找人揍他。”
  
   阿达又说:“刚才我对那老板的弟弟说,什么本地人不本地人的,我没钱用又没见本地人给钱我用?我没饭吃也不见本地人请我吃饭?阿扬不是本地人,我每次去他那里,他都留我吃饭,不管我有钱没钱,要走的时候都会问我有没有路费,有没有钱用?”阿达顿了一下,又补充说:“我说这些话就是暗示他们,我跟你关系好,要帮你,我才不管什么本地人不本地人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以后的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那帮土霸王就像苍蝇一样,这个来看看,那个来溜溜,阿达一见他们来,还是瞪着他们看,一句话也不说,这样紧张的气氛持续了十多天。
  
   有一天晚上十点左右,我见晚了,估计也不会有事,腰上老插着一把菜刀顶着很不舒服,就把刀从腰上取下放回厨房。
  
   不久,隔壁镇上的一个大哥开着一辆解放牌汽车带着两个马仔来到我饭店。他们是克手的好朋友,也认识阿达,以前也来过我饭店一次。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由于我不太懂本地土话,他们有的话很多还是我听不明白的,我听他们聊了一下,就到门口外想看看月光。谁知,到了门口刚把烟点着,突然看到从我饭店的后门进来了一批人,前面还有一批人也快到大门了。我赶紧往门边靠了靠,两批人约有四十多人。我见一下涌进了这么多人,心知情况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