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我一个人在家喝茶,就听到有人敲门喊:“扬哥、扬哥。”我走到前门打开门,是阿恒、桂彪两人,我对他们两人说:“好久没见了,进来坐坐。”阿恒、桂彪进了客厅,我给他两各倒了一杯茶,然后明知故问地问:“这么早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呢?”
  
   他两沉默了一下,阿恒就说:“扬哥,听九五说你叫他退回钱给奖湖(马仔)的爸妈,有这回事吗?”我回阿恒的话说:“是有这么回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阿恒说:“九五今天一早就去我们村找我们,并打电话给他县城里的亲戚,县城的黑帮大哥都知道这件事了,准备拉大队人马下来。”
  
   我一听肺都气炸了,对阿恒、桂彪说:“九五去偷人家的鱼,人家不给他偷,他就打人家,人家儿子打回他天公地道,充其量是个平手。你们居然帮着他去讹诈人家的钱,还见人家好吃,这几天又去讹诈。我就是看不惯九五这样做,出面去帮奖湖又怎么啦?”
  
   桂彪说:“县城的黑帮要是下来了会出大事的。”
  
   我说:“下来就下来,别人怕我不怕。”桂彪又说:“扬哥,这件事你一定要插手,以后你出什么事不要怪我们就行了。”我顶他说:“我虽然跟奖湖不熟,但我就是看不惯九五和你们这样做事,这事我帮定奖湖了,没得商量,昨晚我说要九五退回钱给奖湖家,今天见九五搬兵拖马下来就缩头了,那我还出来混什么?”
  
   阿恒说:“扬哥,你要有什么事,不要埋怨我们插手帮九五才令你出事的就行了。”
  
   我听了这话心里就火上加火:“就是县城黑帮下来,这事我也要管,我做事从不后悔,万一我被人打死了就算了,等于早点去睡长觉,要是死不了只被打残废了,我也绝对不会怪罪你们。但有一条,你们从现在开始不要再插手这件事。”
  
   我越说越激动,对阿恒、桂彪说:“既然九五一早就去找你们帮忙,又叫县城黑帮下来跟我玩,老子现在就去扁他,看他做得出什么大怪给我。”说完我就向房门走去。阿恒、桂彪见状慌忙拉着我不让我去,我黑着脸对他们叫道:“你们不要拦着我,老子现在就先去收拾他再说。”
  
   阿恒说:“扬哥,我们去把九五叫下来,有什么事我们再商量。”
  
   我对阿恒、桂彪大吼道:“你们赶紧把他给我叫下来!”
  
   阿恒、桂彪走后,我冷静下来脑子考虑这件事该怎么应对才好。如果县城黑帮下来一般不下三四十人,手里肯定有军用五四手枪,AK-47冲锋枪和雷明灯猎枪,搞得不好菠萝(手榴弹)都有几个。
  
   我所住的县城当时治安是最乱的,县城里有四五个黑帮各自都有自己的地盘,经常因利益纠纷而大打出手。他们打架都动用军用枪支,几十人一涌而上就打,下手特别重,对手往往会毙命,不死也得残。如果找不到仇家就用雷明灯猎枪对着仇家的房子乱轰一通,由于他们手段残忍,装备精良,人多势众,所以县城以外的地方有什么纠纷,哪一方要是从县城叫人马下来帮手,另一方就会闻风丧胆,除非你在县城也认识人才能制衡。各个镇上的黑帮大哥都要跟县城的某一派结成联盟,才能站得住脚。那时的情形跟我做饭店时的情形有了很大的不同,县城黑帮的势力已经深入到村镇。
  
   当时县城的黑帮凶到什么程度呢?有一次,一个大哥开奔驰车和一辆大货车相遇,当时正好在修路,奔驰车和大货车各不相让。按规距,一般都是小车让大车,空车让载货的车。大货车的司机是个退伍军人,一身的犟脾气感觉对方好没道理不肯让车给对方,奔驰车上下来两个年青对他说:“你今天一定要让,不然你就没有平安。”那司机还想争论,对方突然拨出军用手枪顶着那司机的脑门,并用枪把将货车挡风玻璃打烂了。那司机赶紧后退让了路,可已经没用了,奔驰车上的人已经打电话出去了。当他的车开到离县城还有两公里左右的地方时,五辆小轿车将他拦截住,从小轿车上下来十多人手里拎着六四军用手枪、雷明灯猎枪走上货车将那司机拉下车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那司机哭求着说:“不要打了,要钱要物都可以。”那伙人就说:“打死了就不打了,厉害的还在后头呢!”最后将司机的双眼蒙住,把他双手捆起来推上车拉到一个地方,又拳打脚踢了半个小时,直到那司机口吐鲜血,瘫倒在地上。最后他们用利器把那司机的九个手指砍掉,只留下左手大拇指。那伙人说:“给你留下一个大拇指,好日后用来夸奖我们。”那司机后来自己撑着爬到医院,他的双手仍然被反绑着,手腕部套着一个塑料袋,断指就泡在袋里的血泊中,把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