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四、
  
   这手牌,对方这样的注码排布,庄家应该会来事,要盯紧他才行。
  
   对方的换牌技术能在众多赌徒的眼皮底下使用,可以说是相当高超的了,不仔细观察是很难看到问题的。但问题是,我之前是一副天下无贼的神态,也就是说,刚才赌博时看场上的情况眼神平淡不锐利,眼光看人看物没有重点,这是典型的水鱼相。如果这时我的神态眼光起变化,是会打草惊蛇的。因为高手的灵敏度非常高,场上赌徒的任何变化是逃不过他们的眼睛的。
  
   这给我出了难题,不留意观察他们很难看出问题,留意观察又会自我暴露。
  
   欧记一发完牌,我伸手拿起两张牌,身子往后靠了靠,把牌举到胸口的位置摸起来,余光射向庄家。只见庄家拿起牌瞟了一眼,即刻就把牌打开了。庄家开牌太快,余光无法清楚看到他手上的牌的变动,这样看是很难看出庄家究竟有没有做事的,但拿眼睛直射又不行,有点头痛。
  
   我边转头看庄家的牌边问庄家:“你几点牌?”说罢,又道:“5点牌,不怕你。”
  
   庄家回道:“5点牌可能输给你了。”
  
   我心想:你个老狐狸挺会哄人的。庄家点数不大,究竟有没有做事呢?如果他这手牌做了事,他就得换回牌才行,只要看他有没有互换牌就知道他做没做事了。
  
   我伸手把对方的牌抓起来,笑着说:“5点牌还不杀你?”说罢,把这两张牌往桌中心一点的位置“啪”的一声放下去,然后伸手摸自己的第二张牌,少顷,苦笑着边打开牌边说:“3点牌,输了。”
  
   庄家看了拍着手对左右闲家说:“5点都能赢钱,运气不错。”
  
   众闲家兴高采烈,这个说:“能赢钱就行了,管它什么点数。”那个说:“就是大他一点点吃他才爽。”
  
   我边收赔着中下家的钱,边留意着这两张牌,直至欧记收完牌,庄家都没动过这两张牌。由此我得出结论这手牌庄家没有做事:奇怪,买这么大都不做事。
  
   往下一手牌庄家下了五百元,高个子下了三百元,中年人下了四百元,这手牌我赢了中门和下家,我估计这手牌他们也没有做事。
  
   往后一手牌,中年人下了两千五百元在下家,高个子下了六百,庄家则下了五百在上家。临发牌前,刚才输钱的老板挤了进来,嘴里嚷道:“等一下,等一下。”我心想:水鱼你来得太好了。
  
   他挤到庄家身旁,下了一千元在上家。
  
   我笑着说:“老板,一上来就买这么大啊。”
  
   水鱼说:“刚才输了一万八,不赌大点怎么赢回来?”
  
   欧记发完牌,我伸手拿起放在左手边的烟,然后抽出一根烟往嘴里放,余光始终留意着中年人。我刚把烟放进嘴里,中年人就把牌打开了,是个8点牌,我伸出右手把自己的牌拿起放在左手上,喝声:“9点!”话音刚落,手掌一盖把牌打开,是个5点牌。直至欧记收起牌中年人也没动他开的那两张牌。
  
   怪事,虽说对方的点数下大,但他们两手大注都赢了我,说他们不出千说不过去,但说他们出千又没发现他们那里有问题。从场上其他的赌徒下的注码来看,这些赌徒还不知道这三个人在做事。很明显,如果这些赌徒知道这三个人出千了,他们的注码肯定会跟着这三个人的注码上下的,但他们的注码并没有随这三个人的注码而上下,可见还没人知道他们出千,也意味着他们还会继续干下去。
  
   再赌下去必死无疑,但刚才那么积极抢庄做,现在丢庄是不行的,也不符合赌徒越输越追的赌性。如果此时卸庄对方很容易觉察出我醒水了。这么多都输了,也不在乎输多它两三手,我决定装傻赌多几手,看清他们的手法再说。麻烦的是,对方是三个人做事,这对我查清场上的情况很不利,因为他们那个人一赌大我就盯着他,对方很容易看出我醒水了。
  
   往下一手牌,三人分别下了、四百,五百,六百,这手牌我们赢了中下两家牌,我估计这手牌对方没有做事。
  
   往下一手牌,那老板洗好牌,欧记端了两栋牌,高个子下了两千二百元在下家,中年人下了七百元在下家,那老扳继续下回一千元在上家,庄家下了五百元在上家。
  
   看来高个子要来事了。
  
   欧记发完牌,高个子伸手拿起一张牌随手打开,是张5筒,赌下家的闲家纷纷叫嚷:“再来一张5筒,再来一张5筒……”下家的人哄哄大叫,我只得往尾家看去,毕竟我是庄家,那里热闹是要看那里的,如果刻意回避就是有点反常了。
  
   我转头去看高个子,只见高个子伸出五指拿起另一张牌嘴里叫道:“5筒。”话音刚落,把牌反转了过来,是张2筒。
  
   我有样学样先打开一张牌,是张7筒,欧记大喊道:“再来一张7筒!”众闲家和高个子则高呼:“三四五!三四五!”我伸手抓起另一张牌嘴里叫道:“7筒,”说罢,把牌打开,是张9筒,欧记沮丧地说:“怎么就不来张7筒呢?来张2筒也好呀!”
  
   高个子用这种手势这么快开牌是无法换牌的,他的牌点数虽然不是很大,但从他们三人之前买大时的点数与赢率上看,可以推断高个子这手牌是做了事的。对方做闲不使用偷换和变牌的技术,也只有使用知道点数这一招了,要知道洗好的牌那栋牌是什么点数,一个是洗叠牌,一个是焊记。
  
   洗叠牌可以排除,因为我本身就是洗叠牌的高手,对方刚才并没有洗叠牌,可以确定是焊记看牌这一招了。但我想不明白,他们认到牌后是如何拿到他们需要的牌的,因为做庄的是我们,我和欧记不知道牌栋里的牌是什么点数,打色也是随意打,自然不可能打到他们需要的那栋牌的点数。
  
   正想着,牌洗好了,庄家下了六百元在上家,高个子下了五百元在下家,中年人下了六百元在下家。这样的注码对方可能不会做事,拿牌时我很专注地扫了一眼牌背才将牌拿起,没发现牌背有焊记,牌拿起后我将两张牌叠在一起,伸出中指装着慢慢摸下面的那张牌,眼睛扫描起上面的那张牌的牌背,然后把这张牌移到下面用中指摸了起来,眼睛又扫描起上面那张牌的牌背。我不敢停留时间太长,时间与刚才看牌的时间一样就把牌打开了,牌背上没发现有焊记。
  
   扑克的牌背图案复杂焊记又小,我要检查出来都很容易,筒子牌的背面没有图案一片绿色,要看出它有没有焊记不难,但由于不能看着牌背太久,所以不能肯定牌背就一定没有焊记。
  
   不过我估计牌背有焊记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焊记做在牌背,牌洗叠好后下面的那张牌的焊记就被上面那张牌盖着了。牌面从洗牌开始到发出一直朝下,所以牌面也是不可能有焊记的。
  
   焊记在牌边的可能性最大,因为焊记在牌边,牌洗好后还可以看到,牌边有两侧和上下,其中上下两边的可能性最大。因为牌叠好后,除了牌栋左右两边各有两张牌的一面可以看到牌边外(如果开头的那栋牌与牌栋分得比较开,还可以看多两张牌的牌边),其它的牌由于一栋挨着一栋是看不到两边的,所以焊记做在牌的两侧的可能性是比较低的。
  
   往下一手牌,那老板买了一千五百元在上家,中年人下了两千五百元在下家,高个子下了五百元。看来有那老板在上家买大,庄家是不太愿做事的。
  
   欧记一发完牌,我伸出右手把一张牌拿起放在左手上,把牌稍微倾斜一点,然后用右手中指摸起了牌,眼光在牌边扫了起来,这张牌没发现焊记。第二张牌也没发现有焊记,时间太短了,只能等下一手牌了。
  
   这手牌下家输了,对方这手牌不做事,还是故意输一手钓钓鱼?不得而知,做老千是不能每次赌大都赢的,故意输一手钓钓鱼也未尝不可。
  
   往下一手牌,中年人洗完牌后下了三千元,高个子下回五百元,对方三人下大注时都很低调,避免引起闲家和我们的关注,这手牌下家赢了。
  
   这手牌从洗牌到发牌我一直留意对方三个人的眼神,三人的眼神并没有很专注看牌栋,上家和下家看牌栋的牌的角度本来就不是太好,三人还不怎么看牌栋的牌,据此我判断场上肯定还有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