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第二十三章:杂谈

  三、(修改版)

  书发表后,我收到很多读者的留言,其中一个女读者的短信留言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留言上说她输了四十多万,欠了二十多万高利贷,被放高利贷的逼得都快要疯了,整天待在朋友家不敢出门,事后想想估计是被老千宰了,说赌太可怕了,以后再不敢赌了。也有官场上的读者说被朋友带去赌输得气都透不过来,看了书后感觉被宰了,不敢再赌了。看到这些短信,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读者的留言无形中给了我写下去的动力。

  读者的回帖内容也各式各样,摘要回答一些吧!毕竟由于我回帖多和读者时间上的原因,很多网友没看到我回帖上的解释。

  关于出书

  很多读者询问书出了没有,目前书还没出,也没有签约。最早联系我出书的出版社的时间是2011年1月15日,前后有二十家左右。一直以来我总感觉出书很容易(其实有点难),所以没太将出书的日期放在心上,自己也有点击量过百万才谈出书的打算,觉得没有过百万的点击量,读者少出版也没啥意思。另外,发帖后,有一些读者提出一些质疑,也有一些读者提出改进写作的建议,我自已也感觉写得很粗糙,心生将发表的内容完美一遍再考虑出版的想法。

  当时估计2011年6月份才有时间修改,所以跟联系我出书的其中的一些出版社(商)说到六月份再谈,可到了六月份根本没时间修改,只好跟他们说九月份再谈。可到了九月份,还是没时间修改,只好又往后推,到了九月份下旬,某家有意愿出版书的出版商寄了合同给我要求签约,我没时间修改合同,拖到十二月份中旬才将修改后的合同寄给了他们,由于一些权益上的事没谈妥,出书也就搁置了下来。由于当时是出于不好意思一拖再拖才打算签约的,所以我又回到了什么时候修改好再谈的心态上来,后来一直没有跟联系过我的出版社(商)联系。因为我怕谈妥交稿日期到时我交不出稿子。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有时间修改,所以出版的事自然没摆上我的时间表。拖了那么久,曾经有意愿出版的出版社(商)以后还有没有兴趣出版就不得而知了。

  有网友认为我更得慢,是和某些作者见书有点热故意更慢点,最后太监出书。我很负责任的说,我不会为了出书太监天涯这个贴子,除非天涯不肯把我的贴子放回默认版块。我更得慢是事忙没什么时间写作,除此之外没有半点其它的原因。

  关于顶贴

  对网友的自愿顶贴,我现在持不干涉的态度。我曾经多次叫热心顶贴的网友少顶一点,说实话,我叫得心里怕怕,别人与我在网上认识,没得我半毛钱,还花时间和流量支持我己经是十分给面子我了,我再不停地打击别人的热情,就怕别人想:我跟你又不相熟,又没得你一分钱,顶你你还意见多多,老子不顶了。也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这是我的真心话。

  天涯有天涯的生存规则,天涯任何一个热帖都是靠顶才热起来的,缺少热心读者的支持,帖子没多少人看到写也没有什么意义。有些事不是作者可以左右的,我做到不用马甲顶吹自己一次,不叫一个朋友顶吹我一次,不花一分钱搞那些不见得人的炒作,问心无愧就行了。在此呼吁热心支持我的网友,工作为重,減少一些顶无所谓的,毕竟大家都有事业,我不希望你们因太过支持我影响了事业。

  关于书中赌博时的点数

  书中描写赌博时每手牌的点数,有很多是凭当时的场上的记忆组合的,过了那么久,不可能当时每手牌的点数都记得清楚。

  从一些回帖看,确实有一些读者没有分辨出几本千术书的真假,也有一些读者认为无非如此,没有再看,也有极少读者认为不真实,之前别人写的才真实。我不强求点击率一定要多高,但追求书在读者心中的真实性,如果书在读者心目中不真实,我写这本书就没有太大意义了。只有读者认可书的真实性,书对他们的帮助才会更大。

  为了进一步增强真实性,我想了很多方法,但可供选择的方法都被别人用了,走别人走过的路,我不想。我决定发“照片”,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我不曾有做过枪手的经历,看到我的人就会揭发我吹牛。发照片和出镜现身的做法无疑是有风险的,虽然家人不同意我这样做,但我心意已决,因为我视书在读者心中的真实性如同生命一样重要。这样做风险虽然有,但也不至于一些读者想象的那么大。

  千术圈内的事一般过去就过去了,我有很多朋友被千后,事后告诉我,由于时过迁境,没根没据的也拿对方没办法。我有约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千局不想对方以后被别人再千,千局过后告诉了对方,对方都没生我的气,说长了见识,避免了以后倾家荡产的结局,大都做上了非常好的朋友。其实,枪手露脸风险性并不是很大,除了前面说的时过迁境外,另一条是被宰的赌徒枪手大都能吃定他。现实中,枪手很少刻意隐瞒身份,为了扩大他的千局路子,对可能有场局有被千客源的人他大都会说出他的身份。许多长期住在一个地方的老千,很多人都知道他的身份,被宰的人很多事后也知道他的枪手身份也没事。走黑道的经常打打杀杀,仇家多不也照样抛头露脸,枪手露脸跟他们比风险小多了。也许是这种现象让我觉得发照片问题不大吧!事情会有何种结局,只能静等将来的印证了,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愿承担最坏的结局。

  有一些读者回帖对书的真实性提出一些质疑,我觉得很正常,也欢迎这些质疑,纪实书嘛,就得接受别人真实上的质疑,质疑的过程,也是作者完善真实性的过程,只让人说好、说真,不让人指出问题,是心胸狭窄、心虚的表现。文艺上的事那有不被评论的,只是评论的内容不同而已,纪实侧重点评真实性,艺术侧重点评故事情节和艺术性,张艺谋拍的电影哪一部不被人评论呢?在此向所有善意提出疑问和质疑的读者致谢,多谢你们,实体书(假如能岀版)会因你们的疑问和质疑完善得更精彩。

  也有读者回帖感叹说老千真多,其中一些读者问我对各路赌王、千王、大师的看法。对于要不要点评这些人,书发表后根据读者的回帖,曾有过点评的念头,后来考虑了一下放弃了。但其中两个牌技班的人和一个居心叵测的假大师的挑衅,重燃了我写点评的心,点评,可能会招致漫骂,不点评又感觉对不起回帖支持我的网友。为此我咨询了一些网友,大都持支持点评的态度,网友湖凯尔听了后对我说:“点评可以写,不过帖子会很难看。”我说:“他要骂是他的事,我不骂,我只回应技术上的事。”

  我个人觉得,揭露一下这些所谓的赌王、千王、大师是怎样糊弄读者的,对读者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既能让他们知道这些人的真实面目,又能增加读者辩别骗局的能力。

  有一些读者从我回贴回击这些人的口气认为我狂妄自大,不把别的枪手放在眼里。其实有这种看法的读者是不了解这些人的底细,对曾经的同行我不会说他们什么,也不会对他们指指点点,毕竟我是从枪手走过来的,我的思想也没有高尚到自己不做枪手了,把他们看成坏人的程度。这两三个人根本就没做过枪手,他们在千术上与我有天壤之别,上我帖里做广告,不报答还踩人,所以才引出了赌手赌脚的言论,说这些话,无非是蔑视他们让他们现出原形的一种方法而己。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呢?

  千术浮上媒体是一九九0年左右,地点在珠海市,解剖千术的人叫张千,只买资料不面授。当时我正好住在珠海,前后去过两次张千在珠海湾仔沙的办公室,但都没见到他,我先后买了他编写的两本解剖千术的书和两盒录像带。教材里的技术都是千术,只是里面的招数不太高,描写千术时并没有将千术神化。从文字上看张千对千术很了解,但看录像带里的表演,他手法一般,不过表演的东西都是千术,实用到什么程度一目了然,与近年来的那些所谓的赌王、千王、牌王表演的那些只能看不能用神奇无比的所谓千术是两码事。

  两三年后吉林市开了面授的牌技班,那里的牌技班我没去过,从广告上的文字看,开班的应该是做过老千的人,因为他们的广告对技术的描写没有太多花俏的东西,行事方式很实在,除了在少量杂志上做广告外没有其它的推广。

  一九九五年出了外行人教千术后,珠海与吉林的牌技班就逐渐淡出了视线。这一行,谁的推广力大,谁的市场份额就大,说得难听点就是谁的广告多,谁敢吹牛吹得厉害,谁的市场份额就大。技术高低与取得市场份额没有关联,因为想学千术的人,不知道谁的技术高,他们只看谁出镜多,谁的广告多,谁在镜头里玩得神奇,谁的广告把技术说得厉害就找谁。老千是靠技术吃饭的人,搞推广吹牛B比不上那些以前在街头摆魔术摊的人,所以那两个班的生意越来越淡,退出市场也是迟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