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9、兄弟相聚
  
   回到酒店,我收拾完东西退完房。打的士找了一个柜员机取了一些钱,就直奔机场,在路上我不时回头观察,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在机场下车后,我马上走到楼下的到达厅门口,钻进的士又往市区赶,在确定百分之百没人跟踪后,我叫司机在市区的东边给我找一间好点的酒店。我上来十几天了,知道天黑(天哥)的落脚点大都在城西。
  
   到了酒店办理好登记,一进入房间我就往外拨电话,依次是新疆喀什买买提,辽宁沈阳大潮,黑龙江佳木斯阿健、河南洛阳冬瓜仔、李全、贵州兴义阿辉、山东德州阿清,广东汕头阿景。在电话里,我叫他们八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我这里。
  
   打完电话,泡上一碗方便面,洗完澡吃了面我就上床睡觉了。一觉睡到晚上八点多才起来,我走到窗口拉开窗帘,窗外已是万家灯火,我点燃了一支烟,望着楼下马路上的车水马龙,脑子里浮想联翩。不由又想起了我的兄弟们,此时他们都在干什么呢?都上路了吗?此刻的我心里特别想念他们。
  
   我出去找了一间酒楼,要了一间小包间,点了三个菜要了两瓶啤酒,心情烦闷的喝了起来,喝了不久,我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一接通,阿峰在电话那头焦急地问:“扬哥,你是不是出事了?”
  
   “你听谁说的?” 我心里猜想着。
  
   “刚刚阿辉给电话我,说你叫他马上赶过来,他现在正在赶往昆明的路上,我琢磨你可能出了什么事。” 阿峰急说道。
  
   “你就别瞎猜了,有什么事我会告诉你的。”阿峰说:“扬哥,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去看看你。”
  
   我说“你过来干吗?我没什么事。”
  
   阿峰急得不得了,说:“扬哥,我很久没见你了,我现在过去看你你,你在那里?”我见这样就把酒家的地址告诉了他。”
  
   也许是自己在这里被人欺负孤独无援的缘故,听到了自己兄弟的声音,心情那个特别的感动,放下电话,我眼泪直在眼眶中打滚。
  
   我这次上来后只打了一次电话给阿峰,他知道我的性格,只喜欢接听谈正经事的电话,不喜欢接听没什么事只是聊一下天的电话,所以一直没敢打电话给我,我本来打算做完事后,在这里小住两天,跟他好好玩一下,没想到出了这件事情。这件事发生后我考虑到他是本地人,天黑在这里又十分有势力,所以就没跟他讲,也不打算让他参与这件事。
  
   半小时左右,阿峰来到了酒楼,一进门拉着我的手说:“扬哥,我好想你啊!”
  
   我拍了下阿蜂的肩膀“咱们兄弟难得一见,今晚喝个痛快。”说着叫服务员给上瓶五粮液加上几个菜。
  
   服务员转身一走,阿峰问道:“扬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哪有什么事,你别乱瞎猜。”
  
   阿峰说:“扬哥,你别瞒我了,你眼角、额头有淤血呢,还有阿辉连夜赶过来呢?”
  
   我见也难瞒他,就把情况给阿峰说了。
  
   阿峰听完一拳擂在桌上说:“不把这个B做了,誓不为人。”
  
   “你是本地人,虽说我们不怕天黑,但能免则免,你就不要露面了,我已经调了大潮、阿辉、他们过来了,人手不够我再调些过来。”
  
   “我怕个鸟他,我们做兄弟的生死关头都不帮,那还叫什么兄弟。扬哥你在我这里出事,我就更不能不管了。”
  
   “你的情我领了,我这次做天黑不会很轻,你参与了我们走后,就怕他叫人报复你。”
  
   “他一条命,我也是一条命,谁怕谁?扬哥你就别为我操那份心了。”我听了心里感动不已。
  
   回到酒店我和阿峰彼此聊起我俩分别两年多来的生活。阿峰回来后开了一家小超市,生活稳定了下来,也有了女朋友。我说:“生意可以从小做到大,只要脚踏实地做事就好。作为兄弟,我最希望你们都安稳守纪,在正道上有所作为。我作为兄长到现在也没能改上正道,给你们做个好榜样,不但有愧于你们,还经常让你们为我操心……”说着说着我哽咽了起来。
  
   阿峰握住我的手,说:“扬哥别说了,别说了……”
  
   晚上十一点多,大潮来了,大潮我有三年多没见他了,当年我考虑到工字不出头,他的性格也不能受人管,我又不需要人老是跟在身边,就给了一笔钱他回沈阳开了一个饭馆。当时我不停叮嘱他要尽心经营,不要跟成分过于复杂的人搅合在一起,大潮很听我的话,花了不少心思去经营饭馆,生意也很红火,江湖上的事他基本不过问了。他接到我的电话,只跟他爱人说我找他,就直奔机场,什么东西都没带。到了机场买了一张六点多的机票,匆匆过了安检登机就过来了。
  
   我把阿峰介绍给大潮认识后,坐了十来分钟就拉着大潮出去找饭吃。这个城市不像我居住的城市,深夜还营业的酒楼很少,坐上的士,东转西转兜了好一阵才找到一家好点的酒家。大潮酒量好,喜欢喝二锅头,刚点完菜,就嚷着快上一瓶大的二锅头,我和阿峰喝了没多久,就要了两瓶啤酒,陪着大潮喝。大家聊着以前在一起的时光,心里都充满了无限的怀念。
  
   喝了不到一小时,李全打了电话过来,说他和冬瓜仔已经到了酒店。但房间没人,问我在哪里?我把酒家的地址告诉了他,二十分钟左右,李全和冬瓜仔走了进来。李全和冬瓜仔以前在我居住的城市做酒家保安,在酒家做保安时为老板打了不少硬仗。我见他俩有胆有识够义气,就带了他们半年多,李全做事特别细心,我交代的事,他都会丝毫不差的完成。他和冬瓜仔身手敏捷,对我忠心耿耿。两人回到老家后,李全包了几个小水库搞起了养殖业,后来又搞起了建筑工程。冬瓜仔买了两辆大货车,请了几个司机搞起了运输生意。一年多前,我去郑州做事,做完事后专程去洛阳跟他们聚了几天。他俩接到我的电话后,即时赶去郑州买了火车票就过来了。
  
   大潮和阿峰以前都见过李全和冬瓜仔,大家都是熟人了。我见大家难得一聚,舍弃了啤酒干起了白酒,那晚我喝了七八成的酒量,睡的特别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