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7、峰回路转
  
   我走到豪晋身边,推了推他说:“豪晋,咱们那么熟了,你给担保一下叫他们让我和高海先走吧,明天我们再拿钱过来还给他们。”
  
   豪晋听了没吭声,我急了,大声道:“豪晋,咱们那么多年朋友了,这点事你也信不过我?”
  
   我知道只有装着跟豪晋很熟的样子,有他的担保,庄家那伙人才有可能放我和高海走。因为他们可能想我们和豪晋这么好,出去以后为了不连累朋友,一定会还钱给他们的。但是,如果他们知道我们刚认识,就算豪晋肯担保,他们也不会放人的。
  
   我为了能脱身,套近乎地叫了豪晋好多次给我们担保,他才勉强同意。我见豪晋同意担保了,就拉他走到那头目的面前说:“大哥,你可以不相信我们,但我朋友你们是认识的,他住哪里你们也知道,就算我们跑了,我朋友也跑不了,我们跟豪晋那么多年朋友了,如果出去后不还钱给你们,你们肯定会找我朋友的,那样做我们也对不起我朋友啊。”
  
   那头目转向豪晋:“豪晋,你是不是担保他们,你担保可以,但如果他们两个人不还钱,你要负责还,你可要想清楚了。”
  
   豪晋听了又没敢出声了。
  
   我怕情况有变,忙对豪晋说:“豪晋,你给担保一下嘛,我们明天晚上还过来这里赌,到时顺便把钱还给他们,咱们朋友一场,你还信不过我们?”
  
   豪晋满脸顾虑地对我说:“阿扬,你说话可要算数呀!如果你们不还钱给别人,我就惨了。”
  
   我说:“愿赌服输,你放心吧!,明天晚上我们一定会把钱拿过来给他们的,顺便明天晚上再赌它一场。”
  
   豪晋听我说了一大堆保证的话之后,似乎不那么害怕了,就对那头目说:“文哥,你放我朋友走吧!我朋友都是有钱人,不会赖你们的帐的。”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的大石稍微沉了一点。
  
   那头目把头转向一边说:“欠钱的,个个都是说明天一定还的啦?我又不认识他们人,明天他们不还钱,我上那去找他们?”
  
   豪晋说:“文哥,我给我朋友担保,你还不放心吗?如果他们不还,我负责还。”
  
   那头目指着豪晋说:“豪晋,你想清楚了,你朋友如果不还钱,我上银行找你,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豪晋听了,对我说:“阿扬,你都听见了,你讲话可要算数呀?不然我就惨了。”
  
   我对豪晋说:“豪晋,你放心啦!明天我们一定把钱还给这位老坂,你帮了我们,改天我们会报答你的。”
  
   豪晋听了,对那头目说:“文哥,你让我朋友走吧?。”
  
   那头目听了,一副想理不理的样子没哼声。我心里的大石又悬起来了。好不容易,过了两三分钟,那头目对豪晋说:“既然你为你朋友担保了,我也不为难你朋友,我让他们走就行了,你记住了,你朋友明天不还钱,我就找你拿。”
  
   说着,转头对我和高海说:“我和你们不认识,不让你们走情有可原,既然豪晋为你们担保了,你们走吧!希望你们信守诺言,明天还钱给我朋友,不然我找豪晋拿。”
  
   我对那头目说:“文哥,多谢你的宽宏大量,明天晚上我们一定把钱还给你朋友,你尽管放心好了。”
  
   搞定了里面的事,我和高海、豪晋走出酒店的大门,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好险啊!
  

  8、怒火冲天
  
   三人走出酒店大门不远,看见侯宽和他朋友黑豹站在路边,就走了过去。侯宽见了我们忙问:“怎么样?”
  
   我说:“走吧,边走边谈。”
  
   侯宽边走边打电话叫他朋友开车跟过来,几人顺着大路边走边谈,走了一百多米,侯宽的朋友开车追了上来。
  
   我上车时看了一下,却不见了豪晋。
  
   我问侯宽:“豪晋呢?”
  
   “咦!刚刚还看到他跟着我们的呀!他没上车吗?”
  
   我环视了一下车内:“他没在车上呀!”
  
   黑豹说:“那我下车去找他。”说罢,下车去找豪晋了。
  
   十几分钟后,黑豹上车说:“酒店附近找了一遍没见豪晋,打他电话,他说家里有急事先回家了。”
  
   虽说输了钱,大家也要找个地方谈一下才行,既要谈今晚失利的原因,也要谈谈明天怎么操作的事呀!真是的。我不由在心里骂了他几句。
  
   可能是豪晋见两次都没赢钱失望回家了,我猜想。
  
   本想在附近找个餐厅谈的,现在只好回侯宽那边再谈了。我对侯宽说:“走吧!回去。”
  
   一开车,我就忍不住噼里啪啦大骂高海:“他妈的,我明明千叮嘱万嘱咐你,一定要控制住了黑桃A牛牛你才下重注,可你就是不听,自作聪明乱来一套。他妈的,老子早就跟你说了,世上的事有时候就是那么巧,可你就是不信,怎么样?我说对了吧!撞板了吧!”
  
   高海没吭声任由我骂,侯宽他们也没说话。
  
   回到侯宽朋友开的餐厅,我把刚才赌局里的情况对侯宽他们说了一遍。里面有十几个侯宽的朋友在吃宵夜,听我大声嚷嚷的,都围了过来听。我把情况说完,心里烦闷得很,叫服务员赶紧拿啤酒过来,我边喝着啤酒,边又骂起了高海。
  
   高海小声说:“黑桃A要么在别人那里,要么就不出来,我等了好久也没法拿到黑桃A。”
  
   我大声顶他说:“你找不到黑桃A不能赌小点吗?我就不信赌下去会找不到,说你没用就是没用!”
  
   说完,我叹了一口气说:“唉,他妈的,今晚老子亲自上场就好了,如果我上场,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侯宽对高海说:“你真是没用,连几个老头你都搞不了,我知道你那么没用,我都赖得叫你过来做事,我自己出山做还好一点。”
  
   我说:“不说了,杀十几个死猪都杀不了,越说我越火。”
  
   侯宽说:“明天我们怎么打算呢?”
  
   我愁眉苦脸地说:“还能有什么打算?都陷进去了,明天一早我赶回去拿钱下来再拼过。明天晚上由我亲自上场,我就不信赢不回本钱。”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高海自作聪明的样,忍不住又骂起了高海:“我都说我不下来了,你非叫我下来,下午我说我上场,你又要逞英雄说你上,现在还欠着人家四十一万九千元。”明晚一进场,首先就要还钱给人家,明晚进场起码要带八十万进去才行,万一明天还了钱给人家,人家收了钱不赌了那就惨了,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你想过没有?明晚要是发生什么事,赔进去的就是一百二十万,今晚也就四十万而已。明晚要是再发生什么事,处理起来就麻烦多了。真他妈的,现在被你弄得头痛得要命!”
  
   大家听了都没吭声,我火气难消,又翻起了旧瓶:“进场前我还交代你几次为免出现你第一晚的情况,你一定一定要控制住了黑桃A牛牛才下大注,可你就是自作聪明不听,害死人了就像死老鼠一样不吭声了。刚才要不是豪晋给担保,今晚都不知怎么收科(下台)。”
  
   见大家都不作声,我也觉得自己说得过了头,喝了两瓶啤酒,我独自回酒店了。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晚上的事,久久不能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