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赌坛风云--还你一个真实的老千世界》  作者:揭育润  分类:[杂谈]  
  二十三章:杂谈

  二十八、点评腾飞和他的《我是怎样成为一个职业的老千的》这本书之十七“瞎扯滥造 ”<五>

  楼主:騰飛 时间:2007-08-08 19:38:27(腾飞帖第71页)

  ——(以后和他很熟识了,他也问过我,问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把他当猎物?拿他的话说,他是一只豹子。在扑杀一群鹿,我是一个猎人。在等着他。而他眼睛里只有那群鹿。他这样来形容当时的事情。我笑了,说:没想什么。只想在你脑壳上敲一下。敲个栗子。让你快点从那个局上滚蛋。为了这个事他没少灌我酒喝。一到和他一起吃饭了,劝我喝酒。他也总拿这个来说事,逼我喝酒。)


  =====《把赌场和抓千的美化得离了题,外人来宰赌场,赌场能够容忍,那他就不是赌场了。如果专职抓千的人发现老千出千也不抓,那他就不是抓千的了,赌场也不会请这样的人来看场子。请你先弄清楚开赌场的是些什么人再来写你的纪实,来掏老虎的心窝老虎不咬你,有可能吗?抓千的以抓千为生,送上嘴的肥肉他不吃,有可能吗?无亲无故,抓千的会同情出千的,有可能吗?现实中,你去赌场出千被发现,肯定抓你扁你个够呛,勒索你一笔钱,不管抓不抓到你的赃。》


  说远了。继续说回来。他每次发完牌。都是下边配下边散家自己的牌。他握着他自己的牌。到处挑衅的看着下边坐门的人,问:你有我大吗?好像在探测他们底牌有多大。一般下边都分出头和尾巴放好了。他就在手里把牌九直接给丢到桌子上。亮出来当着大家的面去配牌。偶尔遇到俩配的牌他还研究一下下边坐门的人的脸色。然后再决定应该怎么去配。


  ====《“他握着他自己的牌。到处挑衅的看着下边坐门的人,问:你有我大吗?”简直就可笑之极,这无非是影视上的赌王作派,那是影视。告诉你吧!老千出千最不想剌激赌徒了,因为,一,挑衅容易引人关注,赌徒关注老千越厉害,老千出千越难,因为手法千术太多人盯着,很容易看出来。二、出千是刀刃上找吃的活儿,场面复杂的场合,随时都有失手的可能,在安全没保证的情况下,老千出千压力是非常大的,为保失手不至太惨,老千会尽量避免过于挑衅对方,因为挑衅失手了会招至比不挑衅惨得多的结局,你这样的外行人是不会知道这些内情的。另外老千在复杂的场合做事,一般都要观察一段时间,感觉有把握杀掉这个场子才出手,但德子并没有这个过程。教教你吧!要吹得像,先写写出手前的判断过程,再进入出千阶段。》


  玩了一会,有一把我眼瞅着俩个天被他码进 最后一手里去。但是他开牌的时候竟然手里有一张天。真是奇怪了。难道我看错了 ?我记得很清楚。那俩个天最后码牌的时候被码到了最后一叠的最里面去了。都没在第一手里,怎么能跑他家里去了呢?。
  简单看了几手我就看明白了。我看得很清楚。大家都知道玩牌九。就是庄家码好的牌在自己面前。推前手的时候。每人4张牌发出去。还有16张牌在自己面前码着的。一般都是第一手完了,再进行第2手。而德子在拿回发到自己面前的牌的时候。在拿起的过程其实已经都看了自己是啥底牌。然后他故意拿在手里等着大家配牌。别人配牌的时候他的手是不闲着的。把一张自己最不想要的牌在一只手里倒腾到最下边。但是从表面上看,好像他不知道自己手里是什么牌一样,就在手里提着。乱倒着顺序。其实不是乱倒疼的,是把不需要的牌放在最下面。
  为什么我要看几手才能确定呢?因为我也没仔细看那俩个天都被他码在最后一手的什么位置去了。所以我要看。而他洗牌把天牌基本都码在第2手上面的位置。也就是发完了最后一手。在第2手上面最后一张基本都是个天牌。这个时候天牌没出来。谁也不知道他在那里。但是他知道在那里。
  知道了他把天放进了后一落里。冷不丁一看第一手的局。天不会出现。不在他手里也不在场上任何一个坐门的手里,不会出现。作用不大。看到了天在那个位置。我就知道他是如何搞鬼的。因为这样换牌我也会。只是换牌的过程很快。眼睛抓不到而已。

  楼主:騰飛 时间:2007-08-08 21:19:14(腾飞帖第71页)

  ——(等大家都配好了牌,分出头和尾巴摆好的时候。他是把牌直接给摊开亮出来在大家面前的。当着大家的面配牌。他出千就是出在往桌子上送牌的一杀那间。底牌是他不需要想换掉的。送的时候掌握好角度。4棵牌九叠成一叠。右手握着牌九往外送。天在后一手最后一张上面。也是他送牌出去的必经之路。手里拿的4张牌九的最下边一张和这个天是平行在一个面上的,他是手指跟的肉使劲卡住上面三张牌九。最下边那牌九被食指最后一个肚虚把着。路过下边天牌的过程就是下边他不要的那张牌九顶出去那天牌的过程。很快。用小手指绻起来在最后顶着最下边那张牌九去顶最右边上面的那张天。天被顶出。中指立刻就给扣住。让他和上面三张牌九成一体。小手指推着最下边那一张不需要的牌九继续走。一直走到和那叠牌一齐的位置停止。小手指立刻闪开。防止跟着继续走将那张放上去的牌九给带倒了。这个时候他的手很快。虽然他手里握的四个牌九有个参差不齐的过程。因为顶出来一张代替原来的一张。肯定切面不是齐的。这个时候他的食指在前面打掩护。无名指就用力。把上面三张牌九象外推压。食指也同时向后推最下边那个天牌。瞬间给他们给推到一个切面上。中指一直扣住牌不让他们散架。过程是这个过程。我给分解开去说的。做的时候就是眨眼的功夫就做完了。因为我会。所以我看他拿牌往外送的时候保持平行的角度我就知道了。他是色子不讲究,基本是乱丢的。丢到几就是几。很随意。不得不承认他做的很高明。我也很欣赏他。但是我知道他是来我看的局上出千的,我必须阻止他。
  想抓他好像没那么容易。换牌也就是眨眼的瞬间完成的。按不住。拿出来说没证据。真愁人。怎么遇到这么个人啊?我当时这样想。)


  ====《类似的技术是有,但也得看是什么人,什么环境才能用。赌徒是什么水平,环境怎样你没讲,所以你在瞎扯,你最大的假就是将诸多限制而无法发挥的技术写成畅通无阻。

  整天就是为了能扯谈下去乱扯蛋。说过很多次了,赌场是谁的拳头硬谁话事的地方,开赌的一般都是当地的黑帮头领或与黑帮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这些人发现你出千抓不到赃物就治不了你,简直就是笑话,别给我来什么赌场为了信誉的解释。不服,我们打个赌,你用这些所谓的抓不到的换牌千术去赌场出千,被发现了,若赌场不抓你不扁你罚你,我跟你姓,反之你跟我姓。》


  我简单的看了一下场上的形式。他是拿出10万作底。可以一把叫走。不到30万不可以下桌。过30万就可以放弃不玩。或者是把钱收进包里,继续拿10万作底。10万没光别人不可以抢庄做。这个时候他已经赢了很多了。连他底钱和赢的钱大概有20万的样子。也就是说在杀几把够30万,就可以把钱放回去从新开始了。或者不玩了。要是够了不玩了,我就彻底没招了。只要继续玩,办法总是有的。时间而已,我觉得。基本没有我破不了的局。我看着德子意气风发的样子。当时真想上去踢他一脚。踢他的屁股。

  ——(他这样的千和以前我遇到的那些千不一样。那些都是在这里输多了才想起来搞点事的。按照我的逻辑,可以理解。但是面前这个小子好像第一次来就搞了起来。估计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没人可以抓得到他现行。确实没法抓。除非给录下来慢放。但那时候那环境是不可能做得到的。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应该怎样把他抓出来。很头疼。但是绝对不能让他继续搞了。)


  ====《“估计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没人可以抓得到他现行。确实没法抓。”活脱脱就是个水鱼说千的主。现实中,抓千的请德子进屋喝茶什么事都解决了,喝茶懂吗?。

  我说过,看对方说几句千局上的东西就知道对方是不是老千,水平怎样,我点评你的每一段,随意看一段就知你不是行家,无需看多少段的,这是经验。也就是俗话说的:对方一出手,高手就知他什么水平。》